彼岸&花落

一只小逗比😂😂

【整理】江澄VS金凌互动原文

小小尝百草:

原本是想写江澄的角色分析,所以分了三大部分整理点评。


从为了江澄二刷小说开始,这是第五刷了。每一次看,就更心塞,尤其从莲花坞往后的剧情,一字一句分析拆看越看越压抑。所以,先只放和金凌互动的这部分原文出来,也不想点评了,觉得每多说一句评价心里都是一口血,爱他的人,都会懂。


再感慨句,还是有点遗憾,当年也曾意气风发的云梦双杰,那样的两人,可为彼此过命,却可叹无法交心。


不同的观念,不同的立场,所以终究注定是陌路吧。(算了,等我心情平复了我再把江魏线的整理和分析放出来。)


==============================================


(1)大梵山夜猎


江澄一看,金凌的上下两片嘴唇竟被粘住了一般无法分开,脸现薄怒之色,先前那勉勉强强的礼仪也不要了:“姓蓝的!你什么意思!金凌还轮不到你来管教,给我解开!”


原本他是来为金凌助阵的,今年金凌十六岁,已是该出道和其他家族的后辈们拼资历的年纪了。江澄精心筛选,才为他挑出此地,四处撒网并恐吓其他家族修士,让他们寸步难行、知难而退,为的就是让金凌拔得这个头筹,让旁人不能跟他抢。


江澄做出权衡,转头见金凌仍愤愤捂嘴,道:“含光君要罚你,你就受他这一回管教吧。能管到别家小辈的头上,也是不容易。”


他话中带刺,又是一转:“还站着干什么,等着食魂兽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这只食魂兽,今后都不必来找我了!”


 


(2)大梵山夜猎


便在此时,江澄赶到。


他在佛教镇上耐着性子等结果,茶都没喝完一盅,有人急急惶惶爬下来说大梵山里的东西如何如何了得如何如何凶残,他只好又杀上来,喊道:“阿凌!”


金凌只是险些被吸走魂魄,人已无恙,好好站在地上道:“舅舅!”


见金凌无事,江澄心头大石落下,又怒斥:“你身上没信号吗?遇上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放?逞什么强,给我滚过来!”


金凌没抓到食魂天女,也怒:“不是你让我非拿下它不可的吗?!”


江澄真想一掌把这臭小子扇回他娘肚子里去,又不能自打脸,只好转向满地东倒西歪的修士们,讥讽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们杀得这么体面。”


这些身穿不同服色的修士里,有好几个都是云梦江氏的门人所乔装,奉江澄之命,暗中为金凌助阵,这长辈做得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3)清河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愠怒的声音从前方长街尽头传来:“说你几句你就跑得没影,你是大小姐吗?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江澄!


旋即,金凌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不是已经没事回来了吗?别念我了!”


原来金凌不是一个人来的清河。也难怪,上次大梵山江澄就为他助阵,这次又怎会不来?只不过看样子,这舅甥二人在清河的镇上吵了一架,金凌才独自上了行路岭。别的不提,江澄斥他是大小姐脾气,果真不错。他方才急着跑,一定是舅舅威胁过天黑之前如果还不回去就要他好看。


江澄道:“没事?活像泥沟里打了个滚这叫没事?穿着你家校服丢不丢人,赶紧回去把衣服给换了!说,今天遇见什么了?”


金凌不耐烦地道:“我说了,什么也没遇到。摔了一跤,白跑一趟。”


江澄厉声道:“我是管不了你了。下次再乱跑,鞭子伺候!”


金凌道:“我就是因为不想要人帮忙要人管才自己去的。”


江澄讥讽道:“所以现在呢?抓到什么了?你小叔送你的黑鬃灵犬呢?”


 


 


(4)金凌VS魏无羡


金凌理直气壮道:“这名字有什么不对?它小时候叫小仙子,长大了我总不能也这么叫。”


魏无羡拒绝:“不不不,不在于此——你这取名字的方式跟谁学的?!”不用说,肯定是他舅舅。当初江澄也养过几条小奶狗,取的都是什么“茉莉”、“妃妃”、“小爱”诸如此类仿佛勾栏名将的名字。金凌道:“男儿不拘小节,你纠缠这个干什么!你得罪了我舅舅,非去半条命不可。现在我放你走,咱们扯平了。”


魏无羡道:“你知不知道你舅舅为什么要抓我?”


金凌:“知道。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怀疑你是魏无羡呗。”


魏无羡心道,这次可不只是“怀疑”了。他问:“你不怀疑?”


金凌道:“我舅舅一向宁可抓错,绝不放过。但既然紫电抽不出你的魂魄,我就姑且认定你不是。再说了,姓魏的又不是断袖,可你,居然还敢纠缠……”


他走了几步,回头又道:“你站着干什么?还不走,等我舅舅来抓你?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不要指望我对你说些肉麻的话。”


 


金凌不是第一次被人骂“有娘生没娘养”,但他从没被人这样郑重其事地道过歉。这样劈头盖脸一句对不起砸到脸上,不知究竟是什么滋味,浑身不自在起来。


他狂摆手一阵,哼道:“也没什么。你也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我的确是没娘养。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比任何人差!反之,我要叫他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比他们都强很多!”


【碎碎念:把这段拎出来,是因为觉得,金凌的性子确实随了江澄,不仅仅是他的暴躁脾气,还有这一点憋着一口气也要证明自己的倔强。这也是江澄让我最心疼和欣赏的一点。可别忘了,三家鼎力而金蓝两家要更亲近的情况下,他可是凭着一己之力愣生生把覆灭的江家重新振兴起来的。】 


 


金凌过了一阵才悠悠转醒,摸着脖颈爬起,气得当场把剑:“你竟敢打我,我舅舅都没打过我!”


魏无羡讶然:“是吗?他不是经常说要打断你的腿!”


金凌怒道:“他不过是说说而已!你这个死断袖,到底想干什么,我……”


 


(5)义城


金凌忍不住脱口而出:“厉害!”


他看过江澄和金光瑶斩杀妖兽,只觉舅舅和小叔叔就是这世上最强的两位仙门名士,对蓝忘机从来是怕大于敬,只怕他的禁言术和怪脾气,此刻却忍不住为之风采心折。


 


(6


魏无羡沉默了,心想:“既无父母,也无年龄相近的朋友一起长大。虽然他好像挺喜欢金光瑶的,但叔叔毕竟是叔叔,不是父亲。再加上江澄根本就不是个会教孩子的人……真是一塌糊涂。”


 


(7


金凌是跟在他身后一起出来的,他还是不敢单独见江澄,躲在金光瑶身后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厉声道:“你还知道叫我舅舅!”


金光瑶道:“哎呀,江宗主,小孩子顽皮,不要跟他计较嘛。你是最疼他的,阿凌这些天怕你罚他,怕得都吃不下饭呢。”


 


(8)乱葬岗


只见江澄垂着手,站在伏魔殿前,紫电滋滋在他手下流转灵光。方才,温宁就是被他这一鞭子抽进殿来的。


难怪温宁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


江澄冷冷地道:“金凌,过来。”


金凌失声道:“……舅舅!” 


江澄厉声道:“金凌,你磨蹭什么,还不过来?想死吗!”


金凌左看右看,仍是犹豫着没有下定决心。


 


江澄一鞭子将三具凶尸抽成六段,转头对金凌喝道:“金凌!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意思是金凌再不过来就回去打断他的腿,可这样的威胁金凌以听过无数次,没有一次实施了,因此他瞅了江澄一眼,还是没动。江澄骂了一声,手腕一转,调过紫电,准备缠住金凌,强行把他拉回来。谁知,紫电鞭身上流转的紫光忽然一暗,片刻之后,熄灭了。


长鞭迅速化回了一枚银色的指环,套上了食指,江澄当即愣住了。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紫电自动收势的状况,还在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两点血滴到了他的手掌心中。


江澄扬手一抹,抹到了一手鲜红。


金凌失声道:“舅舅!”


 


江澄将失了剑光的三毒刺出,恶狠狠地道:“你给我闭嘴!”


骂完却又有鲜血从他口鼻中流了下来,金凌冲下台阶,拽住他就强行往伏魔殿里拖。江澄这时灵力尽失,十几岁的男孩子力气又大,竟然就这样被他拖了进去,江家的修士们连忙也随主入殿了。


江澄听说是暂时的,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接过金凌递给他的手帕把脸上鲜血擦净了,又道:“暂时?暂时是多久?什么时候能恢复?”


 


几名家主抓住自己的儿子,叮嘱道:“待会儿群尸一冲进来,你护住自己,想办法逃出去,无论如何也要活着!知道吗?!”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忍不住使劲儿瞅他。


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阴霾微散,却皱起了眉:“你眼睛怎么了?”


……金凌颇为不快地道:“没怎么!”


 


(9)莲花坞


魏无羡道:“金凌,你先把剑放下。”


金凌道:“我不放!”


魏无羡还要再说话,谁知,金凌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所有人都呆住了。


魏无羡朝他走了一步,道:“这……这是怎么了?”


金凌虽然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却还哽咽着大声道:“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


这把剑,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


像金凌这么大的少年,有的都已经成亲,有的都有孩子了。哭泣对于他们而言,是件很耻辱的事。当众大哭,那是心里该有多委屈。


此刻在众人面前嚎啕而泣的金凌,让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江厌离伤心到极处时放声大哭的模样,而他怀里紧紧抱着的,是金子轩那把金光璀璨的长剑。


一时之间,魏无羡竟有些手足无措。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江面上传来:“阿凌!”


五六艘大船呈包围之势,围住了这条渔船,每艘船上都满了修士,船头立着一位家主。云梦江氏的大船在小渔船的右方,靠得最近,中间距离不过五丈,方才出声的,正是船舷边的江澄。


金凌泪眼朦胧的,一见舅舅,立刻胡乱抹了一把脸,吸吸鼻子,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咬牙飞了过去,落到江澄身边。江澄抓着他道:“你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金凌狠狠揉着眼睛,不肯说话。江澄抬起头,阴冷的目光投向那艘渔船,两眼的寒光扫过温宁,正要停驻到魏无羡身上,蓝忘机有意无意地走了一步,恰恰挡住了魏无羡的身形。


剩下的人立刻看向江澄。人人皆知这位和魏无羡反目的江宗主最见不得他,心想多半是要谈崩。


江澄冷笑道:“你也敢回莲花坞。”


扔下这一句,他揽着金凌的肩,回船舱里去了。


 


(10)破庙


一道紫衣身影迈过门槛,稳步迈入大殿之中。


庙外风雨交加,这人身上却并未被如何淋湿,只是衣摆的紫色稍微深一些。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伞面上,水花飞溅,右手紫电的冷光还在滋滋狂窜。他脸上神色,比这雷雨之夜更加阴沉。


金凌一下子坐了起来,叫道:“舅舅!”


江澄的目光横扫过去,冷冷地道:“叫!你现在知道叫我,之前你跑什么跑!”


 


江澄瞳孔猛地缩成一点,劈手转了紫电的方向,去截那根琴弦。金光瑶趁机抽出一直缠在他腰间的佩剑,刺向江澄心口!


金凌失声道:“舅舅!”


江澄面色铁青地捂住了胸口。


金凌早已冲过去扶住了江澄,蓝曦臣叹道:“……不可乱动,扶他慢慢坐好。”


虽说受了当胸一剑,但江澄也不至于就没命了,只是暂时不宜动弹、不便强动灵力而已。他不喜欢被人扶,对金凌道:“快滚。”


金凌知道他还在气自己乱跑,自觉理亏,不敢顶撞,不假思索地对蓝忘机道:“含光君,还有蒲团吗?”


沉默片刻,蓝忘机站了起来,把他坐的那个推到了一旁。


金凌忙道:“谢谢!不用了,我还是把我自己的……”


见位置都给他腾出来了,金凌便拖着江澄坐了过去。


 


那边,魏无羡和蓝忘机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凌把自己的蒲团也拖了过去。


哗哗的雨声中,好一阵尴尬的死寂,谁都没率先开口。不知为什么,金凌似乎很想让他们交流一番,瞅来瞅去,忽然道:“舅舅,多亏你刚才截住了那根琴弦,不然就糟了。”


金凌在笨拙地给他舅舅说话,痕迹十分刻意,反而让局面变的更尴尬。江澄的脸黑了黑,道:“你给我闭嘴!”


遭了呵斥之后,金凌讪讪地闭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开口。


 


金凌见蓝忘机神情不善,连忙挡在江澄之前,生怕蓝忘机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江澄道:“我们江家给了你多少啊?明明我才是他儿子,我才是云梦江氏的继承人,这么多年来处处被你压一头。养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还有金子轩的命,只留下一个因为你没爹没娘的金凌!”


金凌周身一震,肩头耷拉下来,神情也略略萎靡。


蓝忘机猛地站起身来,金凌惶恐地挡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伤了……”


江澄一巴掌将他拍得趴下了,道:“让他来!我怕他蓝二吗!”


 


江澄惨声道:“阿凌!”


金光瑶制着金凌站起身来,道:“江宗主不必这么激动,阿凌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是那句话,诸君现在装作没看见我,过段时间自然会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阿凌。”


江澄道:“阿凌,你别乱动!金光瑶,你要人质,换我也是一样的!”


 


江澄抓住还有点晕头转向的金凌,看着那边站在一起的魏无羡和蓝忘机,迟疑片刻,对蓝忘机低声道:“多谢。”


虽然低声,但毕竟不含糊。


金凌也道:“多谢含光君救命之恩。”


 


聂明玦怒吼着朝金凌抓去,江澄和金凌都已退至墙角,退无可退,江澄只得把金凌塞到身后,自己拔|出暂时无法使用灵力的三毒,硬着头皮迎击。琴箫已齐齐奏响,可恐怕是要来不及了!


 


【碎碎念:其实从莲花坞开始到破庙这段,我真的特别特别不喜欢。很多地方不是不能理解剧情推动需要,但个人主观感觉,这段为了剧情有些人的人设有点崩。不单独只关注江澄的时候整本书大剧情我都特别喜欢,但是自从为了江澄二刷开始逐字逐句去分析去看真的挺难受的这一段,从莲花坞到破庙他被推被打被动手多少次,但他实质上对别人的动手又真下手多少次?遇到事情的时候,他该道歉该道谢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说是不想分析整理到这里忍不住还是抱怨了几句。希望作者大修的时候这段也能修改吧。】 


 


(11)大结局


金凌听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不见了,急急奔出,险些在观音庙的门槛上绊了一跤,然而再急,也追不到这两个人的影子了。仙子绕着他开心地打转,哈哈吐舌。江澄站在观音庙的门口一棵参天古木之下,回头看了看他,道:“把脸擦擦。”


金凌用力一擦眼睛,抹了抹脸,道:“人呢?”


江澄道:“走了。”


金凌失声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江澄用讥讽的口气道:“不然呢?留下来吃晚饭?说够一百句谢谢你对不起?”


金凌急了,指着他道:“难怪他们要走的,都是因为你这个样子!舅舅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江澄怒目扬手道:“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口气?还像话吗!你找打!”


金凌脖子一缩,江澄那一巴掌却没落到他后脑上,而是无力地收了回去。


他烦躁地道:“闭嘴吧。金凌。闭嘴吧。咱们回去。各人回各人那里去。”


金凌怔了怔,果然闭嘴了。


耷拉着脑袋和江澄并肩走了几步,他道:“舅舅,你刚刚是不是有话要说?”


沉默半晌,江澄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


要说什么?


说,当年我并不是因为执意要回莲花坞取回我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抓住的。


在我们逃亡的那个镇上,你去买干粮的时候,有一队温家的修士追上来了。


我发现得早,离开了原先坐的地方,躲在街角,没被抓住,可他们在街上巡逻,再过不久,就要撞上正在买干粮的你了。


所以我跑出来,把他们引开了。


可是,就像当年把金丹剖给他的魏无羡不敢告诉他真相一样,如今的江澄,也没办法再说出来了。


 


    (12)番外


猜也能猜得出来,大概是温宁悄悄跟着金凌或者蓝家这群小辈其中的一方,暗中保护他们,在夜猎遇到危机的时候出手相助。结果江澄肯定也在偷偷摸摸地跟着金凌,生怕他又出什么状况。于是两人在紧急关头撞面了,闹了很大不愉快。一问之下,果然是这么回事,魏无羡啼笑皆非。


 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血统最正的继承人便只剩下金凌,然而,还有不少家族旁系的老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见此机会,蠢蠢欲动。兰陵金氏在外遭众家嘲鄙,在内还一窝各怀鬼胎,金凌才十几岁,如何能镇得住场,终归是江澄提着紫电上金麟台走了一圈,才让他暂时坐稳了家主这个位置。至于日后会有什么变数,谁也说不准。


 蓝景仪撇嘴道:“看起来挺好的,江宗主还是老样子,爱拿着鞭子到处抽人。大小姐脾气越发好了,以前他舅舅骂他一句他顶三句,现在他能顶十句。”


 


 【碎碎念:看甥舅互动真的非常有爱,同样暴躁又傲娇的两个人,同样关心对方,却总是嘴里不饶人,非要吵吵吵吵个不停,江澄暗搓搓各种暗中跟踪金凌保护他也非常有爱。再看几遍我觉得我要走入邪教了23333。】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