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一只小逗比😂😂

孤岛(1)

【陈深*苏志文】

**写在前面
·自给自足的戏子梗(虽然第一章并没有出现戏子装扮……)
·初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求轻喷(写完之后发现自己写的好啰嗦诶)
·大背景取麻雀,苏先生人设ooc,私设如山
·有宁致远不定期出没
·设定:唐山海、徐碧城是夫妻,相爱
陈深、李小男是搭档,假情侣


正文:

不知名与姓也默然
敛笑遥举杯
便知在座诸位,皆非我类
而那一人并非碌碌之辈

——《择日疯》




阴历新年来了。上海租界寓公们为国家担惊受恐够了,尽管日军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上海,但在上海,有人的地方就有欢娱,所以又照常热闹起来。

上海的街道,一派热闹繁华。就在这仿佛与战火隔绝的歌舞升平下 ,却有暗流汹涌。





“呼哧,呼哧……”

踉踉跄跄地跑着,汗水打湿的发丝凌乱地散落在鬓角,枪伤汩汩冒出血,浸湿了整个肩头。眼前忽明忽暗。

眼前不断浮现徐碧城那担忧的眼神,陈深自嘲,自己今天如果大难不死,回去一定要好好向唐山海讨一个大大的人情。

看到日本人的电讯车,自己担心徐碧城和唐山海暴露来救他们。可看到他们一副情比金坚的样子,他选择自己去引开追兵,大概是英雄主义在作怪吧。

身后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隐约听到喊声,随即便是几声枪响。真他妈的背,陈深摸着自己口袋里最后一把剪刀。

视线逐渐模糊,陈深难道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不行,不能死在这里,组织上交待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有宰相……

陈深猛的一转身,拐进了另一弄,翻进了一扇半掩的窗户。




陈深轻轻地关上窗户,紧贴着墙壁,聚精会神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快,他在这里消失了!”

黑暗中,脂粉香扑面而来。啧,还是位女士的卧室嘛,陈深如是想。

“挨家挨户给我搜!就不信找不出来!”

陈深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人呼吸绵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心生一计,陈深迅速把剪刀横在人的脖子上。

“谁?!”声音极为清冷。

原来是个男的。

“我是谁不重要,想活命的话就照我说的做。”

日军开始骂骂咧咧的踹隔壁门,惊地这个弄堂的灯都逐一亮了起来。

“能惊动日本人,你的本事还不小嘛。”

陈深将剪刀抵着那人的脖子更紧了些,划出一道血痕。

“少废话,把我藏起来,然后跟那些人说,你没看见任何人。”

“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大家相安无事。但如果你告发了我…你以为他们会相信你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吗?看他们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一阵粗暴的敲门声传来,是日军。

“好,我答应你。”那人翻下床,在床底摸索一阵,出现了一个秘道。

陈深暗忖,床下有如此玄机,应当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快进去吧。”




日军已经破门而入,用刺刀到处翻找,所到之处柜门大开。

看着陈深的身影逐渐隐没在秘道口,那人立刻把秘道门关上。把睡衣领口扣子解到第三个,锁骨微露,动作不紧不慢。

随即似惊慌失措般打开床头灯,房间大亮。几个日本兵正好走上楼梯,踹开了卧室门。

为首的日本人嚷嚷着让手下搜卧室和隔壁的书房,转而又看向房屋主人。

只见他衣衫不整,睡眼朦胧,一双桃花眼湿漉漉的,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那日本人喉结上下滚了滚,态度变得客气。挤出一副抱歉的微笑,说:“你的,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皮衣的。”

那人一副惊慌的样子,“没有,我家只有我一个人,没见过别人了。”

这时,几个手下走上楼报告道没有发现任何人,日本兵听了,把帽子摘下来鞠了一躬,“今天的,打扰了,告辞!”

说罢,便鱼贯而出。



确保日本人走远后,那人似是松了一口气,把卧室门关上,又把灯关上,这才打开秘道门,唤那个男人出来。

陈深一直在秘道里四处打量,似乎只是普通的酒窖。但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那人面对危险时的沉着冷静,让他不禁猜测这个神秘男人的身份。

那人看他一脸警戒,好笑地看着他,“那只是我的酒窖而已,有什么特别的吗?我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不想知道你的身份,只想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的是我想要的,你都能给吗?”

陈深惊讶于他的坦诚,“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那好,我想要沈先生的那颗珍珠。”

陈深心里抽搐,暗自吐槽一个大男人要珍珠干什么。再说沈念沈先生可是上海首富,又和日本政府关系甚好,要想盗得他那颗名动上海的珍珠又谈何容易?便干干地笑出来,道:“能不能换个条件?我也没有这么大本事啊……”

那人轻笑一声,“我看你身手也不赖,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罢了,我只是逗逗你,看在你和日本人有仇的份上,今儿就放过你。你走吧。”

陈深大喜,正要翻窗离去,突然想到虽然麻木但仍在滴血的枪伤,转过身不好意思道,“能不能再帮我包扎一下?”

那人叹口气,自认倒霉地去楼下拿了医药箱,又上楼给陈深包扎好,这才把这尊佛送走。



才松了一口气,那人突然发现刚刚还在床头柜上的两盒胭脂只剩了一盒,不禁眯了眯眼。

他看着手里的那把剪刀,想起刚才那个男人。

“有意思。”



陈深从怀中掏出一盒胭脂,看上去就和李小男那种便宜货不同。放在床头柜,必定不是给女朋友的。联系到闻到的脂粉味,陈深暗想,大概能从它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他从那个人身上嗅到了一种盒他与唐山海相似的味道,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陈深一摸口袋,空空如也,心中大叫不好。

他想起那人黑暗中亮若星子的眼眸。像只猫,他想,没想到还是只野猫。




就这样了……再改只是徒添烦恼而已……
第一次写文,求不嫌弃……

评论(1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