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落

一只小逗比😂😂

孤岛(2)

【陈深*苏志文】

写在前面:求小心心啊…萌新需要鼓励啊


碎碎念:开学了,但是一直心心念念着人生开的第一篇文,不忍心坑了。趁学习还没那么紧张,再更一章吧……且行且珍惜……


正文:
(日常推歌,上一章的《择日疯》也很好听)


我飘啊飘
你摇啊摇
无根的野草
当梦醒了,天晴了
如何再飘摇

——周迅《飘摇》





远方的教堂传来四声钟响,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悠长。

一声一声打在陈深的心上,久久回响。

已经凌晨了,漆黑的夜空中星星早已隐没,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陈深走在西藏路上,独自一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雪从一望无际的黑色苍穹无声地落下。

这不禁让陈深想起了那个雪夜,宰相被捕的那个雪夜。那时也是这样的雪,人却不在了。

陈深感到有些烦躁,自己为什么大清早在街头散步,还是一个人。

哦,好像是自己为了保护徐碧城和唐山海受伤了,然后一个人帮助自己摆脱了追兵……然后呢……自己找到了李小男,让她帮忙演了一出戏…好像还叫来了刘兰芝…不然毕忠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然后呢……好像是李默群打了个电话后,毕忠良就把行动处的人都放了……

然后自己送李小男回家后,就鬼使神差地走上了街头……李小男,李小男…宰相牺牲后,她是自己唯一的温暖…

两年了,组织简直好像把自己忘了一样。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棵飘摇在大上海的荒凉的草,随风摇曳。

直到组织上派了自己的上线医生和自己接头,与自己并肩作战,他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被麻木地伪装着的行尸走肉,而是拥有一颗蓬勃地跳动着的心脏的人。

自己时常会羡慕那些普通人,虽然平凡,但至少能拥有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柴米油盐的安稳的人生。

但是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就是为了那些想过好日子的中国人民,也为了跳动在胸腔里的信仰,也要坚强地走下去,哪怕每天与虎豹豺狼为伍,哪怕随时会掉脑袋,哪怕自己牺牲后自己的墓碑上依旧刻着汉奸的身份。

当…当…当…当…当…

钟声把陈深拉回了现实,恍惚间,竟然已经过了一个钟头。陈深自嘲一笑,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情绪不稳定了。

径直走到街头的一个电话亭中,陈深打了一个电话:“喂,老K吗?今天早上7:00在老地方见,有件事拜托你帮我查一下。”






陈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盒胭脂,交给老K。

见那胭脂盒做工精细,烫金点翠,芳香四溢。老K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便笑着打趣陈深:“哟,陈队长,又是哪家的姑娘啊?”

陈深没好气地把胭脂盒翻了个身,只见那金属盒底刻了一枝梅花,“看见没有,这么精致的工艺,再加上梅花,你给我查出是哪家的胭脂,又都卖给了谁?查到随时通知我。”

“诶,好嘞,深哥吩咐的一定查清楚!”老K一脸八卦地走了,留下陈深,他觉得自己,头好像有点疼。





几天后,陈深又被叫到了毕忠良的办公室。

毕忠良这个人有酒瘾,一天不喝手脚就发抖,却只爱喝陈年的花雕。现在他正边温酒,边笑吟吟地说:“这个周末别去米高梅了,去陪陪你嫂子吧。”

“不是吧,这个月的薪水刚发,我正想去米高梅和小男跳舞呢,再陪她逛百货。”陈深啧啧地连称遗憾。

毕忠良恨铁不成钢道:“就知道天天跟那个李小男混在一起。难不成你有了媳妇就忘了嫂子?你嫂子周六请了上海的名角唱戏,还指名让你一定要陪她看戏。”

刘兰芝是毕忠良的妻子,她一直把陈深当作自己的阿弟,是在这龙潭虎穴中为数不多真心对陈深好的人。

“我逗你的,嫂子邀请我去,我敢不去吗?放心,周六早上,我一定准时出现在你家门口!”陈深放下一直转在手中的笔,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嘴角上扬。

“没事我就先走喽~”

看着陈深的背影,毕忠良不禁一笑,“这个小赤佬。”

离开办公室的陈深心情却并不好,昨天老K给他打电话,说胭脂查到一半,线索突然断了,这让陈深感觉不对。原本这是觉得那人有蹊跷才随手让老K一查,线索却断了,这摆明了那个人确实有问题。

他努力回想那个人的样子,却只记得他那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陈深又开始烦躁了。





刘兰芝素爱听戏,毕忠良又宠着她,便花大心思才请到了名角贺小梅。要说虽然戏子是下九流的营生,能被人们尊称一声“角儿”的倒也的确不易。

听说这贺小梅原是在江苏一带名声大噪,可后来不知怎的一场大火,把戏班子给烧了,幸好人都没事,便索性南下来到了上海,却一直不得志。后来站稳了脚跟,名声渐响,又与日本军官交好,便红火一时,现在简直一票难求。如果不是毕忠良与日本人的关系,怕是也请不到这位名角。



陈深百无聊赖看着台上霸王别姬的一场戏,心里却暗想但凡是有点民族气节的,也不会来给日本人唱戏。

不过,虽然陈深对这位名角颇有不喜,但不得不承认,人家能火,绝对是有本事的。

身穿鱼鳞甲的虞姬随西楚霸王项羽出征,四面楚歌之际,虞姬道:“待妾妃歌舞一曲,聊以解忧如何?”

水袖扬,长歌起。台上的虞姬风姿绰约,眼中微光闪烁,一曲尚未舞罢,敌军已杀入营地。

一片混乱中,虞姬拔剑而唱:“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那唱腔将戏里悲情演足了十分,分寸火候掌握地极好。

虞姬拔剑自刎,戏也很快落幕了。

刘兰芝竟然连叫好鼓掌都忘记了,一向气色很差的脸上竟也红润起来,使她原本姣好的面容多了一丝生机。

过了一会儿,她才仿佛醒过神来,像个小姑娘似的兴奋拉着陈深就往后台走,嘴里还念叨着要见贺小梅一面。陈深无奈地被嫂子拉到后台,却被一个小童拦住,说要先等先生卸完妆才能见客。






“夫人,久等了。”温润如玉的声音,嗯……好像在哪里听过。

还有一股熟悉的胭脂香。

陈深突然从走神中回过神来,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眼睛,一如印象中的样子,茶色的双眸映衬着星星点点,仿若星辰,眼神清澈得如同冰泉凛冽。

那人看见陈深,不禁一愣,随即又了然般地笑起,伸出右手,一举一动都包含恰到好处的儒雅和从容,“初次见面,我是贺小梅。”

陈深也伸出右手,相视一笑,“初次见面,我叫陈深,请多多指教。”



写在后面
1)这是一章节奏超慢的过渡章,至于下一章呢,看时间吧,不一定能有了……
2)贺小梅就是苏志文,贺小梅是艺名啦



评论(5)

热度(21)